当前位置: 首页 >> 音乐

得分风鬼传说第316章擒获

2020-09-16 来源:呼和浩特娱乐网

风鬼传说 第316章 擒获

は防§过§lv以下为错字按拼音为准白渡=baidu以虾=yixia嘿=hei炎=yan哥=管=guan砍=kan醉=zui信=xin张=zhang街=jie第316章擒获

赵晨在东山村找到段易和黄阳的时候,并没有仔细查看他二人的住处,是后来上官秀对肖绝説的话提醒了赵晨,让他又回到东山村,再次检查了一遍段易和黄阳的住处。

不管他二人有多xiǎo心,把房间打扫得多么干净,有住人的房间和没有住人的房间终究还是有区别的,赵晨也很快发现了其中的问题,立刻回来向上官秀禀明情况。

听闻了赵晨回报的异常后,上官秀没有马上去揭穿段易和黄阳,而是坐观其变,看他二人究竟要做什么。

结果在当晚,段易和黄阳就暴露出了两人装扮成猎户的真实意图,是要混入风军大营里,伺机救出被擒的严可欣。

此时此刻,事情已然败露,段易和黄阳都明白,今晚之事无法善了,要想脱身,就只能靠武力强行冲出风军大营。

可风军有十万之众,除非他俩背上双翼,负责无论如何也冲不出去,唯一的机会就是擒下上官秀,以他做人质,或许还有逃脱出去的可能。

两人互相对视一眼,心领神会,猛然间,他二人同时断喝一声,罩起灵铠,手持灵化后的匕垩首,晃动身形,向上官秀急冲过去。

他二人冲上去的话,但附近的暗系修灵者们速度更快,段其岳肖绝吴雨霏三人齐齐施展暗影飘移,一瞬间出现在段易和黄阳的正前方,挡住他二人的去路。heiyaп下一章节已更新

段其岳手中的灵刀向外一挥,划向段易的胸口,后者本能反应的抬起匕垩首招架,当啷,随着一声脆响,段易双脚贴着地面,向后倒滑出两米多远,地面上也划出两道两米多长的划痕。

“哼!”段其岳冷笑出声,幽幽説道:“你想与秀哥交手,也得先过我老段这一关才行。”他一刀砍退段易,另一边的黄阳也与肖绝吴雨霏站到一处,双方你来我往,上下翻飞,打得不可开交。

段易黄阳与严可欣师出同门,灵武并不弱,甚至比严可欣还要高出一筹,现在他二人吃亏在武器上面。

为了蒙混过关,他二人没敢带趁手的兵器,只是各带了一把匕垩首,对阵普通的修灵者或许还可以,但对阵段其岳肖绝吴雨霏这样的暗系灵武高手,就吃亏太多了。

被人家一刀逼退,段易眉毛竖立,怒吼一声,持匕又向前冲了过去。

当段其岳再次一记重刀向他劈砍过来的时候,段易突然变招,身形跃起,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,由段其岳的正前方闪到他的背后,顺势一刀刺出,匕垩首的锋芒直取段其岳的后颈。

这一刀又快又突然,来势汹汹,在空中画出一道扎眼的寒光。段其岳反应也快,他扭转回身,把灵刀抬起,挡在自己的面前。

当啷!匕垩首的锋芒正刺到灵刀的刀面上,火星乍现,并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。以他二人为中心,向四周扩散出去一道环形的劲风,将地面的尘土卷起好高。段其岳站起原地,只是身形微晃,未退后一步,反观段易,人在空中,受反震之力,身形向后倒飞出去。

段其岳是灵神境的修为,段易也是灵神境的修为,他二人硬碰硬的对决应该是旗鼓相当才对,段易之所以会被震飞,是他自己有意为之,借力使力,主动向后倒飞出去。他的目标就是上官秀。

谁都没想到,正与段其岳对战的段易突然向后弹飞,退出三米多远后,单脚一diǎn地面,人又顺势向后飞掠,转瞬之间,人便到了上官秀的面前,匕垩首向前直刺,直取上官秀的面门。

“啊?”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在场众人无不倒吸口凉气,只是此事再想出手抢救,已然来不及了。沙!匕垩首在空中划出的寒芒正刺中上官秀的眉心,周围众人无不是大惊失色。

不过只有出刀的段易明白,自己这一刀并没有刺中上官秀,而是在刺中他的一瞬间,对方的身形快如闪电般向后滑了出去,只是他的速度太快,快到他的身形在人眼中留下了残像,看上去他像是刺中了上官秀,其实只是刺中了残像而已。

他都没来得急收刀,倒滑出去的上官秀又瞬间滑了回来,同时双拳齐出,正中段易的胸口。啪!随着一声脆响,段易闷哼一声,身形后仰,倒飞出去,他人还没有落地,还在空中滑行,上官秀的身形仿佛鬼魅一般追了上来,一垩手托住他的后腰,另一垩手扣住他的后脖根,用力向外一轮,喝道:“出去!”

段易的身子在空中翻滚着摔出去五米多远,扑通一声摔落在地,而后又在地上翻滚出两三米远,身子才算停了下来。

他挣扎着从地上站起身形,看向对面的上官秀,脸色已然是大变。

他能判断得出去,上官秀的修为并不在自己之上,但对方的身法实在太快了,他的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灵神境修灵者所能达到的极限速度,他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他也没有仔细琢磨的机会,忽听身旁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吼,段其岳如同出笼的猛虎,挥舞着灵刀向他直冲过来。对方借着自己出刀的力道,去偷袭秀哥,在段其岳看来,这无疑是对自己莫大的羞辱,他恨得牙根都痒痒,冲到段易的近前,灵刀连续挥斩,一口气砍出十多刀。段易持匕,使出全力,勉强招架,他挡下了段其岳这十多刀,人也被逼退了十几步。

见段易被段其岳打得只有招架之功,毫无还手之力,而黄阳又被肖绝吴雨霏二人死死缠住,上官秀淡然一笑,迈步向严可欣走了过去。

看上官秀直奔自己走过来,坐在地上的严可欣挣扎着站起身形,身上散发出灵雾,冲着上官秀摆出准备进攻的架势。

见状,上官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慢悠悠地説道:“你现在连站都站不稳,还打算和我动手吗?”

严可欣紧咬着牙关,一声未吭,当上官秀走到她面前的时候,她娇吒一声,挥拳打向上官秀。

后者根本不把她的攻击放在眼里,轻描淡写的抬起手来,啪,严可欣的拳头打在他的掌心,他站在原地纹丝未动,反观严可欣受反震之力,踉跄着倒退一步,坐到地上。

上官秀走到她的身侧,手掌伸出,一把把她的脖颈抓住,接着,手臂(2)技术的转型造成的减值抬起,将她高举在半空中,也没见他如何用力,五指只猛然一扣,随着咔的一声脆响,严可欣脖颈处的灵铠应声而碎。

他看向场上仍在以便在需要资本时及时通过再融资筹集资本。发生激战的众人,大声喝道:“都住手,如果你俩不想她死的话!”他的话音立刻让战场上的段易和黄阳分了心,高手对决,稍微一个晃神都是致命的。

他话音才刚落,就听场内啪的一声脆响,段易被段其岳一脚踹飞出去多远,没等他从地上爬起,段其岳以暗影飘移闪到他的身旁,灵刀向下一压,抵在他的脖颈上。

黄阳也没好到哪去,错愕当中被吴雨霏一刀面砸在后脑上,身形向前扑倒,后脑的灵铠俱碎,紧接着,肖绝和吴雨霏手中的灵刀也双双架到他的脖子上。

上官秀瞥了一眼两人,将快要被他掐断气的严可欣向地上重重一摔,喝道:“把他们统统拿下!”

他一声令下,周围的众将士蜂拥而上,先是逼着段易黄阳严可欣三人服下散灵丹,而后又取来绳索,把三人狠狠捆绑住。

上官秀在严可欣的面前蹲下身形,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让她抬起头来,能对上自己的目光,他好整以暇地説道:“现在好了,你的师兄师弟都来陪你作伴,在黄泉路上,你也不会是孤单一个人了。”

“行刺是我一人所为,你要杀就杀我好了,与他二人无关,你放了她俩!”严可欣的脸上又是愤怒,又是焦急,眼中也不由自主地蒙起一层水雾。

“你也不必急着去死,你们三人谁都跑不掉,今晚,你们一个一个的慢慢来。”上官秀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扫来扫去,似乎在琢磨先拿谁开刀。

“上官秀,你要是敢动她一下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!”段易被两名风兵摁跪在地上,他奋力地一晃身形,将摁着他的两名风兵震开,硬是站了起来,双目喷火地怒视着上官秀。

他话还没説完,被震开的两名风兵大步走了回来,在他的膝弯处各踹了一脚,将其又踹跪回地上。

“做鬼?”上官秀仿佛听了多么好笑的笑话,仰面大笑起来,説道:“你做人我尚且不怕你,你觉得你做了鬼我还会怕你吗?説!是谁派你们来行刺我的?”

“我已经説过了,没有人指使我!”不等段易説话,严可欣大声説道。

上官秀耸耸肩,看看严可欣,再看看一脸急切的段易,似乎明白了些什么。他把严可欣从地上拉起来,对一旁的魏虎李柱张文广三人问道:“你们觉得她长得如何?”

李柱咧开大嘴笑道:“秀哥,她可是个大美人!”

“送给你们了,随便你们处置!”説话之间,他手臂一挥,把严可欣推向魏虎李柱张文广那边。李柱手疾眼快,伸手把跌过来的严可欣搂抱住,哈哈地大笑起来。

段易见状,眼角都快瞪裂,他声嘶力竭地吼叫道:“上官秀,你敢?”

“我再问你们一次,是谁派你们来的?”上官秀眯缝着眼睛,一字一顿地问道。字-符防过-滤请用汉字输入hei擺渡壹下即可观,看最新%章&節





孩子肚子疼用脐贴有用吗
厦门白癜风治疗费用
小儿解表颗粒哪个牌子好
友情链接
呼和浩特娱乐网